您所在的位置:东南网财经频道 > 闽商人物 > 正文

南平:青山变金山 走规模化、集约化发展之路

2020-06-17 16:01:00  来源:东南网  责任编辑:余华锦  

通过“生态银行”的实践,将生态产品转化为生态资产、产生经济价值,实现规模化、集约化发展—— 

青山变金山,南平闯新路 

东南网6月17日讯(福建日报记者 赵锦飞)近日,自然资源部印发《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典型案例》(第一批),南平市“森林生态银行”案例位列其中,成为首批国家推荐的典型案例之一。这个诞生于闽北生态文明建设的新实践,正成为南平地方的改革智慧,目前已有近百批调研组专程来取经。

于2017年底开始探索,从顺昌“森林生态银行”、武夷山五夫镇“文旅生态银行”两个试点,到如今延平区巨口乡“古厝生态银行”、建阳“建盏生态银行”、光泽“水生态银行”、政和“白茶生态银行”,改革由点及面,向系统集成推进。

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核心问题是如何转化。‘生态银行’探索将生态产品转化为生态资产、生态价值体现为经济价值,全国各地都在摸索前进,南平闯出了一条政府主导、企业和社会各界参与、市场化运作、可持续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新路子。”南平市领导说。

整合碎片化资源

走规模化、集约化发展之路

政和念山梯田,声名远播。然而,由于1600多亩梯田分属全村300多户村民,碎片化的资源跟不上现代生产力发展需求。

“这么好的梯田资源,想经营的受制于产权;有产权的嫌土地效益不高,导致200多亩梯田被抛荒。”念山村下派第一书记魏静说。

如何唤醒这些沉睡的资源?去年,由政府搭台,乡、村共同组建了星溪旅游开发有限公司。其中,村集体以经营性资产、生态资产等入股,村民以梯田、茶山入股。利用“生态银行”模式,182户村民成为公司的股东,将810亩梯田、163亩茶山流转到公司。

资源重新整合后,集约化、规模化的高效生产顺理成章。魏静说,公司做足念山湖水美经济文章,丰富了念山的旅游层次,变身国家3A级景区。同时,公司统一耕种模式、统一检测、统一宣传营销,将胭脂米新品种卖出好价钱,释放土地红利。去年,村里靠销售胭脂红米,收入近40万元。

在武夷山五夫镇,村民们将7栋烤烟房、126亩农田资源打包,存储到“生态银行”——五夫文化公司。该公司将这些资源整合成烤烟房民宿项目,推出朱子文化亲子研学游、无人机航拍游等特色项目。

“‘生态银行’的模式,借鉴商业银行分散化输入的方式,搭建生态资源资产运营管理平台,整合全域碎片化资源,走规模化、集约化发展之路,回应了新时代生产力发展需求。同时,整合的过程也是对资源家底的一次全面摸底,解决权属不清的问题,实现了资源一张图。”南平市自然资源局局长王冲说。

按照这种模式,资源所有者可以选择租赁、入股、托管、赎买等多种方式,与“生态银行”合作。目前,顺昌县收储林地面积6万多亩,延平区巨口乡盘活古厝100多座,光泽县山头村和浦城县山桥村集中流转耕地资源均超过2000亩,实现集约化发展。

政府主导形成“资产包”

实现资源多元化增值

如何将这些资源变成资产,是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关键一步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政府至为关键,既要保护、修复和提升这些资源,又要让更多主体参与其中,促使整合提升后的资源转化为优质的“资产包”,得到良好生态环境带来的生态溢价。

顺昌是“森林生态银行”的试点。目前,“森林生态银行”运营中心与国开行合作,投入4亿元,收储林地面积达6万多亩,由国有林场统一打理。其中,岚下国有林场钱墩工区林子套种了阔叶树闽楠,发展杜鹃等林下经济,形成多树种、多层次的人工林生态系统。

林场场长李贵喜算了一笔账,按原来纯杉木林的种植方式,一轮每亩总收入4.1万元,现在每亩总收入达16.7万元。与此同时,新林的出材量更高,还最大程度恢复了森林的原生态。

数据表明,顺昌通过“森林生态银行”的集约经营,森林资源质量、资产价值不断提高。

顺昌“森林生态银行”负责人、县国有林场场长赵刚源介绍,这个“资产包”具有多元价值——经济价值,国有、个人和集体的林子拼成一个盘子,推出1.5万亩的西坑森林康养项目,将生态产业化,还敲开了木材加工产品进入欧美市场的大门;生态价值,创设多元化生态产品市场体系,探索了全省第一笔林业碳汇、全国第一笔竹林碳汇等项目,今年还搭建“一元碳汇”交易平台,将好生态变成源源不断的真金白银。

“‘生态银行’以政府之手为主导,最大限度地让生态资源体现其综合价值,既提高了资源价值,又保证生态产品的供给能力。下一步,将推动武夷山旅游、水产业、林业等优势资源上市,实现资源资产证券化,更好实现生态产品的价值。”南平市自然资源局局长王冲说。

走向市场化运作

破解社会资本下乡的瓶颈

这些优质“资产包”推向市场后,等待的是社会资本的联姻,落地变成产业,从而实现资源变资产变资本的闭环。

在光泽县寨里镇山头村,整合了2000多亩土地,光泽县、寨里镇出资600万元,村里把沟渠路坝等四大类资产作价200万元入股,由政府信用背书,民资江西大三元集团这才安心投资1000万元。“有‘生态银行’收储这些土地、沟渠等资产作为担保,解决了企业后顾之忧。”大三元集团董事长吴世军说。

吴世军的担忧,正是农村许多资产的“命门”所在——非标准化资产,处置难、流动性差。有鉴于此,“生态银行”在厘清产权的前提下,以政府信用背书,将收储的资产作为信用池,与金融机构实现利益共享、风险共担。如顺昌由生态银行、担保公司担保,在林权上试水抵押贷款,实现三方共赢。这样,资产转化为流动性资本,可融资、可变现,破解了社会资本下乡的瓶颈。

而且,“生态银行”前端对生态资源进行流转、整合、提升,也为社会资本对接打通了便捷通道。“山头村流转土地的农户有300多户,一家一户做工作不现实。所有前端的工作‘生态银行’都做完,降低了产业投资商务成本。”吴世军说。

“‘生态银行’的探索,为资本、人才、科技等要素下乡提供了便捷通道。”王冲说,目前,南平各地“生态银行”优质资源“资产包”吸引了中石油、东亚集团、上海泰盛、畅游体育等知名企业,落地实施的重点项目24个,总投资超过170亿元,覆盖山、水、 林、田、湖及古民居、文化等各类生态资源,涉及现代农业、旅游、康养、金融等多种产业业态。

这些产业的落地,为乡村振兴注入了澎湃动力。

“下一步,我们将在建立生态产品价值科学评价体系、培养和壮大运作主体、金融创新、突破招商引资等方面继续探索,把生态优势变成发展胜势。”王冲说。

更多》专题聚焦

兴业银行福州分行金融消保宣教在线

兴业银行福州分行营业部暨分行贵宾客户中心全面升级,丰富多样的科技化、智能化金融应用场景,兴 …[详细]

更多》中国人寿